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的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 > 專題欄目 > 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 > 核心價值觀典型
希望把中國核潛艇精神傳遞下去 93歲黃旭華仍在為國“服役” 2017-07-10 11:10:41    來源: 《 長江日報 》( 2017年07月10日03版 )     作者:本站原創    瀏覽次數:0 次

2017年4月23日,正值人民海軍成立68周年。游弋大洋40多年的我國首艘核潛艇“長征一號”,退役后在青島海軍博物館公開對外展出。而我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,年逾93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黃旭華,至今仍在位于武漢的某研究所“服役”。

9日,黃旭華對長江日報記者說:“此生屬于祖國,此生獻身核潛艇,此生無怨無悔。當年的核潛艇精神在我腦子中印象深刻,在科技高新尖的當下仍具有現實意義。”

不認同“中國核潛艇之父”稱謂

走進黃旭華的辦公室,除了裝滿書的幾只柜子和倚靠在墻根的幾堆資料,最顯眼的物件是兩個潛艇模型,短一些的“身體胖胖”的是中國第一代“夏”級彈道導彈核潛艇模型,稍長一些“體型苗條”的是中國第一代“漢”級攻擊型核潛艇。

每周工作日,黃旭華早上從家中步行至辦公室,8時30分開始上班。“時間一晃就過去了,中午下班的鈴聲響起,我才驚覺哎呀下班了。”他自嘲道:“我的工作效率不高,看文字不再是一目了然,得老花鏡加放大鏡兩鏡并用。”

他說,當下的工作是整理自己幾十年研究核潛艇的個人資料,按學術、講話、生平等進行歸類。從1958年開始研制核潛艇,1970年中國第一艘魚雷型核潛艇下水,1988年完成中國第一代核潛艇深潛試驗和水下運載火箭發射試驗后,黃旭華把這個使命般的接力棒傳給了新一代核潛艇研制人員。

對“中國核潛艇之父”的稱謂,他并不認同。在他心里,核動力專家趙仁愷、彭士祿,導彈專家黃緯祿,都是“中國核潛艇之父”。“全國千千萬萬人的大力協同工作才有了中國第一代核潛艇。”

辦公桌上有張彩色照片,他穿著白襯衣和黑色西服褲,打著領帶,站在舞臺上,左手放在腰間,右手高高舉起,眼睛炯炯有神地看著前方。那是2006年10月19日黃旭華在指揮一場大合唱。所里每年文藝晚會的最后,全體職工都會合唱《歌唱祖國》,總指揮這個角色,黃旭華從82歲當到了87歲。

“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退休,只要身體允許,我就會繼續工作。”他說。

一塊海軍潛水表戴了三十年

7月5日,采訪至中午12時,所里準備了盒飯,也邀請黃旭華及家人一同吃飯。經過再三挽留,黃旭華妻子李世英靦腆地笑著說:“那好吧,這個點兒回家做飯也挺晚的。”黃旭華坐下打開餐盒,里面有青椒牛肉、番茄雞蛋和清炒油麥菜,他笑著說:“蠻好的,我們平時吃飯都很簡單。”

黃旭華沒有助理和保姆,每天都是83歲的妻子做簡單的三餐。“妻子做飯,我洗碗。”黃旭華略帶驕傲地說。李世英笑著說,去年開始,她“安排”黃旭華這份家庭工作,“想讓他動動手,對他的健康有利。”

兩位老人的衣著都很簡單樸素,黃旭華的手表很老舊了,李世英拿著的一塊深藍格子小手帕早已褪色,邊緣處已經磨花。李世英說:“我和先生的生活都很簡單,不追求物質上的奢侈,安心做自己的事情。”

黃旭華的手表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在北京參加一個會議時的紀念品,“沒有牌子,是一塊海軍潛水表。”這一戴就是三十年,“挺好的,走的挺準。”黃旭華小時候,正值抗日戰爭時期,家鄉廣東汕尾飽受日本飛機的轟炸。海邊少年就此立下報國之愿:將來,要不學航空,要不學造船,再也不能讓祖國受人欺負!“高中畢業后,中央大學航空系和上海交通大學造船系同時錄取了我。我從小在海邊長大,愛海,最終選擇了造船。”他說。

為研制核潛艇曾“隱姓埋名”三十年,而那些年,對于父母兄弟,黃旭華就如“人間蒸發”一般。父親病重時,他未能回家。“對于父母,三兒子就是一個北京的信箱號碼。”每提及此事,黃旭華眼含淚水。

希望把“核潛艇精神”傳遞下去

黃旭華現在是名譽所長。國防科工局、省市科技局及所里請他參加的會議,他都樂意出席很配合。

五年前,所里要開一個新進黨員的會議,邀請他參加,“黃老當即答應了,但也跟我們說要遲到半小時。”一名會議組織者回憶,當天黃老如約出席,鼓勵年輕人通過努力工作報效黨和祖國。“但我們后來才知道,當天他夫人做手術,他把夫人送進手術室后立刻趕來開會。黃老很重視所里年輕人的發展。”

對于年輕一代的科研設計人員,黃旭華常會送他們“三面鏡子”。他說,核潛艇技術無論在哪個國家、在什么時候都屬于最高國家機密,設計人員必須隨身帶上“三面鏡子”,一是“放大鏡”——擴大視野,跟蹤追尋有效線索;二是“顯微鏡”——放大信息,看清其內容和實質;三是“照妖鏡”——鑒別真假,吸收精華,為我所用。“當年,我們誰都沒見過核潛艇,就是用三面鏡子搜集‘零零碎碎、片片斷斷、真真假假’的信息畫出了核潛艇的雛形。”

所里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雖然黃旭華已是93歲高齡,但對于各類新聞媒體的采訪,他也總是很樂于接受和積極配合。“他總是說,愿意通過他和同事們的故事把核潛艇人的精神傳遞下去,讓更多年輕的科研工作者學習和繼承當年第一代核潛艇人艱苦奮斗,畢生奉獻國家和民族的精神。”

“從事科研就要準備吃苦,科研之初往往條件不具備,這就需要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、大力協同、無私奉獻——當年的核潛艇精神在我腦子中印象深刻,在科技高新尖的當下仍具有現實意義。”對于“核潛艇精神”,黃旭華說起來擲地有聲。

好运南京麻将最新版本 甘肃快三遗漏号码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棋牌游戏大厅 彩票宝典 号百彩票 双色球100期走势图表 开心棋牌游戏官方 秒速时时彩计划 十元淘金怎么赚钱 线上娱乐游戏送礼金 梦幻西游做1j家具赚钱吗 真钱棋牌游戏平台 福利彩票25选5 贵州十一选五直选遗漏 全民内蒙古麻将打大a 18选7复式兑奖表 扑克脸ladygaga